今天是外婆的五旬,也是孫子輩旬,其實對於這些我們是不瞭解的,完全交由禮儀公司來安排,我們這一輩對於很多習俗都已經是漸漸的淡了。

儀式原訂早上十點,但一直等人到十點半才開始,媽媽也有來參加,她擔心我們這些孩子不懂,一方面也是想來參與自己母親的一切儀式吧!儀式過程中,不時聽到媽媽的啜泣聲,我知道媽媽很捨不得自己的母親,這樣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,就像是一年多年阿爸離開我們一樣,那時心裡也是萬分的不捨,但換個角度來看,對老人家也是件好事、是種解脫,阿爸臥病在床多年,外婆同樣也是,況且舅舅不奉養外婆,就任由外婆放在台北的安養院,媽媽只好挑起這個責任,而媽媽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好,但還是得工作來負擔外婆一切的費用,媽媽常擔心年老了之後,會像外婆一樣,兒子會不肯養她,媽媽真是太多心了,至少我和妹妹都會照顧妳的。

儀式結束後,媽媽說起了以前的往事,說著自己和外婆是家裡最苦命的,每天都揹著小舅舅和外婆去打零工,說著說著又開始了傷心,大夥勸她不要太難過,她才慢慢的收拾起自己的情緒,媽媽下午還得去上班,我則是看看時間,應該是來不及趕回公司,於是回到表哥家,和表哥、表妹們聊聊敘敘舊,雖然小時候常玩在一起,但大了各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後,不像之前的常往來,只有遇到婚喪喜慶之時,這群兄弟姐妹才會全聚在一起。

外公、外婆以前是做宵夜的生意,自己包粽子、煮蘿蔔湯、磨豆漿、米漿之類的小吃,小時候每到寒暑假總會南下幫忙外公外婆做生意,說穿了也是去玩啦!新營有好多我們這些小孩子的回憶,後來外公走了、外婆身體變差了,生意不做後我們就很少南下了,後來媽媽把外婆接到台北就醫,家裡因為還有阿爸需要照顧,也只能把外婆安置在安養院。
這兩三年來身邊一直有長輩離開,二年多前的奶奶、一年多前的阿爸、去年弟媳的爸爸、再來是外婆,他們都是因為生病而相繼去當了小天使,希望他們在另一個世界裡,可以無病無痛的快樂生活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蕊兒 的頭像
阿蕊兒

阿蕊兒@pixnet

阿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